感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感应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黑龙江大兴安岭世界级钼多金属矿诞生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0:14 阅读: 来源:感应器厂家

黑龙江大兴安岭世界级钼多金属矿诞生记

【矿山机械产业网】岔路口,一个在大兴安岭地区过去并不存在的地名。因为发现了世界级钼多金属矿,发现者们就把这个带有路标选择的名词作为记录他们实现地质找矿突破过程的标志。可以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出现在中国的地图上。

毋庸讳言,这个巨型钼多金属矿的诞生,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它的科学发现上,更重要的是,它给业界提供了一个“样本”——民间资本如何在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作用;地方政府又如何坚持自己的“定位”,展现出全方位服务的风采。

岔路口,意味着面对的是正路和偏途,如何选择……

民间资本接力赛

进入这个世界级钼多金属矿区的车辆确实面临着一个岔路口。右侧的一条道是巡林用的,弯弯曲曲地伸向林子深处;左边的一条道将会到达矿区,顺着往北走,便进入伊勒呼里山里。大兴安岭的山大都和缓,但极为庞大,主峰伊勒呼里山就是由西向东折向东南,横亘在矿区的北边。按行政区划,这里属于大兴安岭行署松岭区。松岭区总面积169.2万公顷,水系发达,大小河流数十条,如梳子一般从伊勒呼里山南麓蔓延伸展出来,争相南下纵横交错地汇入嫩江。这里属“高寒禁区”,五月飘雪,九月降霜,冬季气温最低达到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再加上森林、植被和纵横交错的河流,给地质工作的开展带来了相当的难度。半个多世纪以来,虽然有若干地质队伍开进大兴安岭,但由于施工期短、成本高、覆盖厚,尚未开展大规模的地质找矿。这里成为全国主要成矿区带一块难得的“处女地”。

近年来,为了揭开这块“处女地”的面纱,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加强了对该区的公益性、基础性地质工作的投入,开展了1∶5万航空物探测量、1∶5万矿调,以及多层面的异常验证、矿点预查等工作,找矿的靶区日趋清晰。

重大的发现始于2007年。

驻齐齐哈尔市的黑龙江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706队,2003年从内蒙古得尔布干成矿区战略东移大兴安岭伊勒呼里山北段,然后逐渐由北向南,翻过伊勒呼里山脉,进入多布库尔河上游。2005年至2006年,706队在实施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矿产资源补偿费项目,即《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多布库尔河铜多金属预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多处有找矿潜力的组合异常区。2007年1月,706队申请获得探矿权,项目名称为《大兴安岭松岭区岔路口铅锌多金属普查》,勘查面积42.9平方千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706队自筹资金,通过槽探揭露发现了3条铅锌银矿化体,5条钼矿化体,并经300米以内钻探证实,深部钼矿化有增强的趋势。至此,他们从初始的找铜、找铅锌,逐步转到对钼多金属矿的评价。队长刘银伟称:“找矿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要善变、善为。”

706队是一支高素质的地质找矿专业队伍,自1971年建队以来,已获得国家级找矿奖30多项。但正如他们自己说的那样,地勘单位不差技术,就差钱。要在这个矿区继续勘查下去,融资成了第一要务。那么钱从何来呢?

风险勘查,银行不贷款;向局里要,全局资金本来就紧张。那么路只有一条,找社会要。

或许因为706队的找矿“品牌”在社会上颇有影响,加上当时矿业市场不断升温,合作伙伴没太费事就找到了。2008年,706队以下属的金源地质矿业公司为主体,与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民营企业黑龙江欣科投资公司结成联盟,分别按51%、20%、29%的股权比例,成立了大兴安岭金欣矿业有限公司。

民营的欣科投资公司的老总虽然不懂找矿,但颇有商业头脑。他一是看准了矿产市场的前景趋好,二是看准了这“三位一体”是生产力的叠加,三是看准了找矿已有发现,是扩大成果的极好机遇,所以很快投入了3000多万元资金。2008年,合资公司果断投放工作量,完成钻探施工27孔,累计钻进12967米。其中,河东矿段施工24孔,钻进12025米;河西矿段施工3孔,进尺942米;槽探施工18783立方米,样品基本分析6238件。工程完成后经综合分析,初步确认这是一个大型规模的、尚有进一步找矿潜力的斑岩型钼多金属矿床。

岔路口矿区位于多布库尔河上游,河水从矿区穿过,将岔路口矿区分为河东、河西两大矿段。此时,他们在河东矿段普查获得钼金属量25万吨。钻探最大孔深713米,但大部分孔深均不超过500米。

706队总工程师李宪臣回忆:开始时,找矿期望值并不高,能找个10万8万吨钼矿就不错了。谁知后来越找越大,3000多万元投下去,规模已达到25万吨了,但是既没有探边又没有见底,这可咋办?这本来是件大好事,但下一步工作的钱又从哪里出呢?

岔路口斑岩型钼多金属矿的成矿形态呈北东向拉长穹隆状,上为铅锌,下为钼,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次火山热液脉状——斑岩钼铅锌成矿系统。通俗点说,就是火山喷发后的高温熔岩冷却后形成了钼矿,隐伏在深部;中温的熔岩,叠压在钼矿的上部,越往上温度越低,低温熔岩就形成了铅锌矿,但成矿量有限。李宪臣说,岩浆喷发时的状况,好比是我们用锅煮大碴子粥,沸腾的粥液从锅盖孔隙处溢出来,在地表与穹顶部形成了少量的细脉状的钼矿(化)体。这样的矿体在实施钻探验证时风险很大,打浅了,矿体消失了,或者探到少量的铅锌矿;往深部打,热液成矿作用究竟如何,是个谜。要探明如此规模的矿床,三方联盟的金欣公司的资金实力已经无法承受,惟一的办法是在市场上再融资,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靓姑娘不愁嫁。”2010年3月,金欣矿业公司与颇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北京隆东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价款为5000万元。东家虽然换了,公司名称却没变,706队继续负责地质勘查与勘探施工。颇有意思的是,706队在转让协议中留了一个“活口”——在25万吨储量的基础上,如果下一步的勘查中能每增储1吨,将获得20元的奖励。刘队长说,这应该算是智力劳动的价值体现。

2010年,岔路口矿区由普查转为详查,由新公司投入资金9000万元,实施钻探工程58个孔,总计钻进5.5万多米,槽探1.3万多立方米,分析基本样品27517件,钻孔控制最大深度达1500米。结果成果颇丰:获得钼矿金属量112万吨,平均品位0.09%,低品位钼金属量120万吨;探明伴生有益组分银金属量2700多吨,铅锌金属量26万吨。

隆东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叫苏庭宝。这位汉子从普查项目切入,确有“搏一把”的心态,那时钼矿开发的政策也不明朗。有人相劝:“风险是否太大了?”他却心里挺有谱:“林区要实施经济转型,哪有守着金饭碗挨饿的?至于找矿风险,哪个没有?要相信706队的地质专家嘛!”苏庭宝在内蒙古办矿时,与云南“驰宏锌锗”上市公司是合作伙伴。“驰宏锌储”也有意介入岔路口钼多金属矿的勘查与开发,但由于决策体制的问题,一时无法拍板。老苏挺干脆:“我先上,你跟上。我这儿决策快,说干就干!”到了2010年年底,“驰宏锌锗”决策进入,勘查资金迅速接续上来,一场“岔路口”的大会战再次拉开帷幕。

2011年冰雪未化,37台钻机拉上了山,公司接续投入1.5亿元,在详查区域按100米×100米网度进行勘探评价,外围按200米×200米网度进行控制。全年实施钻探工程87个孔,累计钻进10.3万米,分析基本样品4.3万件。嘿嘿,这回老天不负有心人,此轮勘查获得钼金属量178万吨,平均品位0.087%。至2012年8月,岔路口矿区共探明钼矿246.47万吨。

有资料表明,目前世界最大的钼矿在美国,而岔路口河东矿区的储量已接近于它,更何况还有“半壁江山”——河西矿区还未进行大规模勘查呢!

据地质专家介绍,河西区的地质条件与河东区大致类同,如果地质构造不发生大的变化,岔路口整个矿区的钼矿远景储量将超过300万吨,甚至有望达到500万吨,规模之大将成为世界第一。

鱼与熊掌能兼得

“岔路口”战役的成功,不能不提到黑龙江省各级领导思路的创新,而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孙纲,则在其中扮演了特殊的角色。

岔路口矿区位于大兴安岭腹地。47年前的1965年3月,正是从这里展开了一场气势恢宏的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大会战,现在的铁路和公路,就是在那时候开始修建的。之后,每年便有数百万立方米木材从原始森林里运往各地,支援全国的经济建设。但经过几十年过度的采伐,不仅商品材越来越少,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也呈现“独木难支”的状态。2000年,大兴安岭开始实施国家“天保工程”(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建设,当年在林区会战中第一个组建起来的松岭林业局所主伐生产过的区域也全部划入了森林生态功能区范围。木头不让砍了,林业工人的生活怎么办?“天保工程”虽有些补助,但每个林业工人每月只发几百元钱(“天保工程”二期增加到1000多元),这日子咋过?上山采点林产品补贴家用是大部分林业职工的权宜之计。地方政府和林业部门也想了不少招,兴办林产品加工业和第三产业。但是规模有限,市场容量有限,竞争力不强。直到2011年,大兴安岭的地方财政收入不及南方发达地区的一个县。到2020年全国都要进入小康社会,难道为国家做出过显著贡献的大兴安岭地区就被排除在外?

森林生态功能区划定后,区内的森林资源保护更加严格,管护的重要领域之一是防火。每年的3月15日至6月15日、9月15日至11月15日是防火期,规定严禁野外用火,进入林区的人员也严格限制,这就使各种生产活动受到了严重的制约。如果要进行矿产资源的勘查和开发,不是寸步难行吗?

大兴安岭是国家重要的成矿区带,称之为“聚宝盆”一点也不过分。它位于古亚洲构造域、滨太平洋构造域、鄂霍兹克构造域交汇叠加部位,成矿背景十分有利,仅1∶5万航空物探测量显示,异常多达千余处。因此,它被国家确定为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主攻区之一。

对孙纲来说,既要抓找矿,又不得违反森林生态功能区的有关规定,“两难”问题十分突出地摆在面前。为了在两者中找到一个平衡,他请教了许多专家,询问了一些领导,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大家的回答很形象:凡事历来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孙纲不轻言不行,也不简单说行,他要研究怎样更可行。他组织了一个调研组,带着课题深入到矿区、林场、村落、最基层的国土资源所,一遍遍询问,一步步踏查,一次次座谈。他给调研组定的规矩是:深入现场不受路途限制,召开座谈不受时间限制;了解实情必须是不尽不归,不透不止。

这次调研发生了一件巧合的事情。大兴安岭地区行署专员单增庆当时正在国外考察,听说孙纲把座谈会开到大兴安岭来了,便在24小时内不远万里从国外赶回来。两人见面时,孙纲因心脏不适正打着点滴参加座谈。老单不免激动,人家孙厅长为咱地区发展辛劳成这样,国土资源部门真是够意思!

吃过了梨子才知道它的味道。一路调研,一路思考,孙纲的工作思路开始形成。

孙纲认为,大兴安岭已由过去的过量采伐进入到现在的“营林为主”阶段,虽然国家实施了“天保工程”,拨专款资助营林,但职工的收入远低于当地平均水平。要解决企业发展和老百姓的民生问题,急需发展替代产业。而大兴安岭不仅是我国一个重要的成矿带区,也是黑龙江省矿产资源最富集的地区之一,只有加强地质勘查,发现更多的矿产资源,并通过科学合理地开发地下矿产资源,反哺地上林业经济,才能保障当地的民生发展,从而更好地保护大森林。否则,光堵不疏,只能是林子越砍越少,生态环境越来越糟糕。

孙纲算过账。在调研中他发现,有一家铅锌矿占林地5公顷,年产值2.4亿元,“三废”等治理均达标,每年上缴地方税收3000万元。而一个森工企业采伐29万公顷的林木,产值只能达到2亿元,税收也仅是2000万元。他又发现,某林业局的职工竟希望雷击引起山火,这样他们就可以砍伐过火林来增加收入。

林区经济不发展,就等于雇了一帮饿汉看护一筐大馒头,这馒头能看得住吗?

他把这些想法向省领导作了汇报,得到了高度重视。王宪魁省长明确指示:“矿产资源要开发一点,保护一面,发展全局,富裕一方。”主管副省长于莎燕也指出:“希望在林,出路在矿。”他们先后到大兴安岭进行调研,给予了许多具体的指导。

孙纲的想法与大兴安岭地区行署领导一拍即合,他们正在为林区的经济转型犯愁,这送上门的“金点子”哪能放过?

记者见到大兴安岭主管副专员曹宪双时,听到他啧啧称赞:“有国土资源厅的支持,有全省地勘队伍的协力,大兴安岭地下反哺地上的战略一定会取得成功!”他拿出了一份大兴安岭地区矿业产业经济推进方案(2011~2015)介绍说,“我们要努力走上一条大力发展绿色矿业经济与反哺促进生态功能区建设的循环经济发展之路。”记者注意到,在这个文件里处处呈现着亮点,比如在“基本原则”中他们提出“扶大、限小、清散、治乱”;在“指导思想”中他们提出“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企业管理规范化、矿山环境生态化”;在机制上提出“政府一个引领,融资和融智二轮驱动,政府与企业联股、联利、联心三向联合,各级政府、林业企业、矿业企业、地勘单位四方联动”;在勘查开发时序上提出“催熟开发一批,催生探明一批,催育储备一批”;在保障措施上,特别强调了政府的定位要“全面协调矿业勘查开发中的矿权、林权、地权等权益关系,实行包保责任制,优化内外部投资环境”;关于解决野外作业问题,还特别规定了“经有关部门批准,由护林防火员现场监督指导”……

北京隆东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苏庭宝是得到了地方政府对民间资本“不歧视、不排斥”的承诺进来的,对这一点他感触颇深。他说,之所以能够在两年时间里先后投入2.4亿元进行岔路口矿区详查,又在第二年投入1.2亿元架通了加格达奇到矿区的6.6万伏电网,就是看大兴安岭行署和省国土资源厅的领导待人很真诚,说话办事都能让人觉得十分透亮。在这里,投资环境公开、公平、公正,没有这样那样的担心。

说没有一点担心也不客观,苏总转让到股权后立即打了2个深孔,却都是“白眼”。手下人慌了神,向苏总汇报,苏总心里忐忑——是不是看走眼了?但他并未后悔,他说,这里的投资环境好,即使那2亿多元真的砸进去了,我也不怕。我相信当地政府会提供给我其他的机会,他们对我们是真诚的。

初战先负,苏庭宝没有灰心,他对706队的地质技术人员说,你们别担心,我会干到底的。下一步哪儿有异常,你们就往哪儿打。

别说苏庭宝的话不内行,记者请教了一位地质专家,专家说,他其实说的没错。有异常的,不一定有矿;但没异常的,肯定没矿。异常验证打了“白眼”很正常,但总是能总结经验,提供新的思路。专家还说,有时候往往是这样,懂地质的,不一定能找到大矿,因为他没钱没底气,不敢往深里打;不懂地质的,却敢于冒险,因为他手里有钱,损失一点不在乎。这似乎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也由此可以这么说,探明岔路口这个大矿,并非纯粹是苏庭宝的“命好”。

政府服务如甘泽

大兴安岭政府出台了文件又实行包保责任制,顿时使岔路口矿区的人们感到了全方位服务的甘泽临身。

——防火管理。松岭林业局派出专业防火人员在矿区进行长期驻矿管理,并投入数十万元,为矿区勘查修通一条24千米长的简易公路,并对两座桥梁进行了整修。

——矿区治安管理。公安部门在矿区设派出所,有公安干警负责矿区治安秩序。

——成立了以松岭区政府领导为组长的岔路口矿区项目推进小组,并指派一名干部担任联络员,具体负责政府、林业部门与矿区之间日常事务的会商、协调等,做到一事一议、特事特办。区政府先后为矿区办起了超市,无偿提供了物资设备存贮场地,协调电力部门架线增容。行署副专员曹宪双还亲自送去“大锅盖”(卫星电视接受器)和联系建立了网络机站,为矿区职工解决了看电视难和手机信号覆盖等问题。

——为了方便工作,706队的车辆被特许办理了林区特别通行证,公安部门还主动上门为员工办理了临时居住证。

——在岔路口矿区获得了重大突破后,大兴安岭行署拿出财政的钱分别奖励706队和北京隆东投资公司各100万元。

……

“隆东”和“驰宏锌锗”加盟金欣矿业公司后,仅用2年多时间就完成了详查和勘探,同时还进行了矿业开发的前期工作。

目前,金欣矿业公司的股权结构为:云南驰宏锌锗公司51%,北京隆东投资公司44%,大兴安岭国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5%。

三方商定:北京隆东投资公司将股权转让给“驰宏锌锗”后所获得的转让价款,在缴纳有关税费后,用于同比例增资金欣矿业公司,以满足岔路口矿区勘探和项目建设支出。云南驰宏锌锗公司亦同比例货币出资,以保持在金欣矿业中51%的股权比例不变。

至此,充满活力的金欣矿业公司开始了岔路口矿区开发的前期建设,目前已先后投入10亿元。根据预算,一期矿山开采建设项目资金将达65亿元。据金欣矿业公司总经理王进介绍,为最大限度地减轻占用林地的压力,380米标高以上主要赋存的铅锌矿暂不开采,按照设计,采用现代巷道胶带斜井开拓方式,先开采380米以下的钼矿。记者在现场看到,建设中的矿井的开口呈斜坡道往下延伸,矿井上方的林木草滩依然如故。同时,矿山运输公路将把原24千米长的防火道稍加拓宽后予以充分利用,以减少林地占用。矿区职工生活区则将建在距离矿区24千米的劲松镇,选矿厂、深加工车间等都将建在林区之外的加格达奇城区附近。从目前的采选设计看,该矿日处理矿石5万吨,整个矿区建设将按照国土资源部公布的绿色矿山标准实施。

有关专家认为,按首期投资规模和投产后的生产能力匡算,岔路口钼多金属矿在建成投产后,每年可创造100亿元的销售收入,40亿元的国税地税收入,带动上千人就业,拉动相关行业经济15亿元,矿山的服务期有望达到100年以上。这将使大兴安岭林区实现经济转型迈出实实在在的一步,且对黑龙江省矿业经济的发展起到引领的作用。

在岔路口矿区快速探明的过程中,706队的利益也得到了兼顾和提升。股权重新调整后的金欣矿业公司将钻探工程全部委托706队承担,且给予一定的价格优惠,同时按协议规定全部兑现了每增储1吨矿奖励20元的政策。按截至2011年底提交的178万吨钼矿结算,已支付到位资金3600万元。706队两年时间里在此项目获得的总利润达到1.3亿元。

岔路口矿区的周边确实很美。流经矿区的多布库尔河在鄂伦春语里原本就含有美丽的意思。每年的6月至8月,在与矿区相伴的河里或近边的湿地里漂流垂钓,已成为旅游的时尚。而47年来,大兴安岭林已为国家提供商品木材1.28亿立方米,上缴利税68亿元,现在,该是由她的地下伙伴反哺她的时候了。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动物界如此;当人类有了科学的理想,有了实现理想的智慧和勇气,自然界也将会如此。“岔路口”样本的出现,让人们坚信大兴安岭的明天一定会更美。

愚公移山h5下载

英雄迷城破解版

少年群侠传

十万个冷笑话游戏百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