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感应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泉州当选最中国美食城市系福建唯一上榜城市名单

发布时间:2021-01-20 19:24:48 阅读: 来源:感应器厂家

经过2个多月的全球推介,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主办的“2014中国城市榜——全球网民推荐的最中国美食城市”网络互动活动的投票环节已经圆满结束。活动获得多语种网络投票共计2254多万张,其中来自境外的投票占70.3%。全球网民最终推选出了他们心目中的“最中国美食城市”:重庆、苏州、兰州、呼伦贝尔、延边、黄山、泉州、宝鸡、潮州、开封。

“2014中国城市榜”:感受最中国美食城市

国际在线网站于今年5月正式推出“2014中国城市榜——全球网民推荐的最中国美食城市”网络互动活动。活动自5月20日正式启动以来,得到了全球各地网民的热烈关注,中外网民纷纷参与线上投票并留言,为自己心目中的中国美食城市助威呐喊。来自法国的网友朱莉说:“最爱重庆火锅,让人全身有沸腾的感觉,辣得特别过瘾。”来自泰国的网友纳卡留言:“我在苏州生活过三年,难忘松鼠桂鱼、荷叶粉蒸肉,希望将来在泰国能吃到地道的苏州美食。”来自美国的网友卡特表示:“我很喜欢大草原,曾经到过呼伦贝尔,手把肉是我的最爱。”来自日本的网友山本说:“中国每个城市的美食都有自己的特色,令人向往。现在日本也有不少中国餐厅,周末经常带着家人去品尝。”

此次活动还得到了中国烹饪协会的大力支持。本次活动的专家评委、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边疆认为:“从美食入手去推广城市是一个非常好的手段。认识和了解一个城市往往是从它的民间生活开始的,所以美食也就成了一个躲不开的环节。很多时候,当我们回忆起对一个城市的印象,往往首先就会想到这个城市的特色美食。不论什么阶层的人,都可以从美食中找到自己。”中国通、本次城市榜的外籍评委之一柳素英则认为:“中国人心里的美食不仅是吃的,还是和朋友一起团聚的一个机会。中国的有些饭馆虽然很有名,但却不一定是最好的。我希望通过这个活动,能挖掘到街边名气小却很美味的小吃店。”

网络互动活动期间,国际在线还深入延边、泉州等城市进行体验式采访报道,根据寻找美食、发现美食、品尝美食、制作美食这一线索进行主题报道,通过图文、音视频等方式将各城市的美食文化、美食产业一一记录呈现。

“2014中国城市榜”依托国际在线多语种网站集群,在中文网、日文网、英文网、韩文网、泰文网、希腊文网、土耳其文网、阿拉伯文网、俄文网、德文网、法文网、西班牙文网、意大利文网、葡萄牙文网、老挝文网15个语言网站联合推出大型报道专题,以图文、音视频的方式集中介绍中国的美食城市,并有十余家境外媒体参与报道。同时“2014中国城市榜”积极引入多语种留言,实现了不同母语的网友之间留言的相互交流。

活动期间,由国际在线“中国城市榜”官方微博发布活动介绍微博及海报,并在微博平台进行有奖转发活动,参与人数超过15万,评论近6万条,大大提高了网友参与家乡美食投票的积极性。同时,中国城市榜官方微博联合微博随手拍平台发起了美食随手拍活动,以#我的城市我的菜#为主题,号召网友晒出自己城市的美食美味,帮助家乡美食“上头条”,共吸引网民上传作品1000余幅。活动期间,各入围城市也高度重视,纷纷利用网络、报纸、广播、移动电视等媒体渠道,动员市民为自己的城市投票加油。“让世界分享中国美食”、“美味与养生如何兼得”、“传统美食的行业标准化”等话题一时成为很多城市餐饮协会、美食推广机构和网民关注、热议的话题。

“中国城市榜”活动主办方将于10月举办2014中国城市榜“最中国美食城市”颁奖典礼。届时,活动指导单位领导、入围城市代表、、驻华使节与海外驻华机构代表将出席颁奖仪式。

“中国城市榜”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文化部指导,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主办,依托国际在线多语种网络平台和境内外合作媒体,以网络投票的方式征集全球网民对中国城市的评价。活动已经连续成功举办了五届,为参与活动的城市搭建了一个向海内外推广自身的开放平台,成功地向世界展现了中国众多城市所蕴含的丰富旅游资源和独特文化内涵,有效地提升了中国城市在全球的影响力。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据泉州晚报报道,经过专家初选,再经过两个多月全球网民的投票推荐,昨日,“2014中国城市榜——全球网民推荐的最中国美食城市”揭晓,泉州首次当选“全球网民推荐的最中国美食城市”,是福建省唯一一个当选的城市。

此次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文化部指导,中国烹饪协会支持,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主办。4月中旬启动,根据推荐标准,专家评议团通过层层筛选,共提名20座具有中国特色的美食城市入围。8月1日,主办方根据全球网民推选结果,公布10座获得“全球网民推荐的最中国美食城市”称号的城市:重庆、兰州、泉州、苏州、开封、潮州、宝鸡、延边、呼伦贝尔、黄山。10月下旬,主办方将举办颁奖礼。

泉州美食地方特色明显,近几年经过大力推广已成为我市旅游宣传的重要载体。活动期间,主办方到泉州进行体验式采访报道,根据寻找美食、发现美食、品尝美食、制作美食这一线索进行主题报道,通过图文、音视频等方式记录呈现泉州的美食文化、美食产业。

据介绍,“全球网民推荐的最中国美食城市”已连续举办五届,向世界展现了中国众多城市所蕴含的丰富旅游资源和独特文化内涵。(记者 王金植)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中新网武汉2月4日电 (马芙蓉)中国国内首次用20多种艺术形式创作,表现长江江豚及其生存环境,旨在唤起当代人保护江豚的意识的艺术作品展2月4日在武汉开展。

记者在展会看到,国画、剪纸、布贴、陶艺、汉绣等形式创作的,以江豚为主题的100多件工艺品,多角度、全方位地呈现了长江江豚的可爱,也揭示了其恶劣的生存现状。

76岁的陈立君,是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她用软雕塑的形式,耗时一个月,创作了《江豚,江豚莫悲伤!我会带你找妈妈》的工艺品。作品中,一个眼角挂泪,戴着潜水眼镜的小孩与一只满身伤痕,同样流泪的江豚四目相对。在江豚周围,还摆满泡沫、塑料瓶等垃圾。

陈立君介绍,这是个互动体验区,参观者可以捡起垃圾,丢到江豚身边。“通过亲身体验,让参观者明白,你的乱丢垃圾造成江豚流泪,最终我们也会深受其害,跟着流泪。”陈立君说。

在各类展品中,一套共两件白豚陶瓷作品,开创了国内豚类陶瓷艺术品的先河。作者熊远堂介绍,两个瓷瓶均为白底,上面绘画出江豚戏水的场景。大肚细颈瓷瓶名叫“遨游长江”,矮脚壶状瓷瓶名叫“长江之神”。这是国内首套此类题材的作品,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传统工艺唤醒当代人的环保意识。

活动主办方介绍,展会从2月4日开始,持续到3月30日结束。此次展会只是保护长江江豚行动的开始。主办方下一步会在全国范围内招募更多艺术工作者加入创作团队,精选出优秀作品进行巡展,同时会在公共平台对作品进行义卖,募集资金赠与中国江豚保护事业。

长江江豚,俗名江猪,是全球唯一的江豚淡水亚种,已在地球上生存2500万年,被称作长江生态的“活化石”和“水中大熊猫”,仅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干流,以及洞庭湖和鄱阳湖等区域。随着生态环境恶化,自20世纪80年以来,长江江豚种群量快速衰减,至今仅存1000多头。(完)

“有危险的地方就有机会,谁都想去挣点钱”,刘威(化名)如此概括自己到缅甸伐木的原因。地方武装授权,让缅北伐木在缅甸政府的反对声中亦能成行。双方的管控拉锯,让外来伐木人在获得财富之时,亦面临诸多未知风险。

1月29日,瑞丽口岸,装满巨大原木的汽车入关。这些木头都来自缅北森林。

1月29日,瑞丽一处木料厂,老板刘威没有卖出的缅甸酸枝堆积如山。京华时报记者怀若谷摄

卡车将采伐的木头转运回中国。

中国市场对红木家具的高需求,促成红木木材市场繁荣。但明清之后国内已几无红木可供采伐,市场需求要通过进口满足。大多产于东南亚、非洲的酸枝木、花梨木,成了国内红木市场的主流。其中,采自缅北的红木,占有大量份额。国际环保组织环境调查署(EIA)的研究显示,过去两年中国从缅甸进口的红木以极快速度增长,“直接推动非法和不可持续的采伐,对缅甸日渐缩小的森林的生存构成威胁”。

地方势力授权

1月29日下午,云南瑞丽弄岛镇的一个院子里,刘威存了9个月的2700多吨缅甸酸枝木、花梨木仍未卖出去,“买红木家具的少了,市场就小了”。月初缅甸政府军抓捕中国伐木工人时,他没去缅甸,躲过一劫,“等风声过了,还是会去。”

今年是刘威赴缅伐木的第25个年头。

他在缅甸做的第一笔生意,是在1990年与克钦邦第一特区主席、克钦新民主军司令泽孔丁英签的协议。

刘威本是重庆人,1989年前,他在重庆的一家物资公司负责木材生意,经常到云南出差买木材。这一年,20岁出头的他在腾冲与女友结婚,随后定居在此,“这里适合做边境贸易,缅甸资源又丰富”,刘威听说有人到缅甸包山伐木比较赚钱,就跟家人商量,准备包山伐木。

当时克钦邦的生活物资、日用百货主要从中国进口,他通过采购物资的克钦人联系上了泽孔丁英。1990年,刘威在滇滩口岸与泽孔丁英签订协议,商定刘威支付50万元人民币,泽孔丁英将克钦邦内两座山的树木砍伐权交给刘威,“他给我写了收据,盖的有他们克钦邦第一特区的印章,我可以在规定的区域内伐半年,能伐多少伐多少”。

但事情的进展还是出乎他的预料。刚开工两个多月,就有一个腾冲的商人来找到他,说也从泽孔丁英那里买了这两座山的伐木权。两人找到泽孔丁英,但被告知让两人自己协商解决,最终钱没退,两人平分了这两座山的采伐权。

当时,去缅甸伐木的中国商人并不多,刘威知道的也就几个人。

腾冲县侯桥镇的木材老板郭位比刘威去得晚。他介绍,因地处中缅边境,侯桥镇与缅甸之间的民间贸易历史已很久远,“我有印象的差不多30年了,我们给他们送日用百货、修路、建学校,他们让我们承包山头伐木,有的是跟寨子合作,有的是跟那边的克钦独立军合作”。

1997年,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到缅甸伐木,“比在国内做生意赚钱,我就找身边的朋友、亲戚,大家一起出钱,通过克钦独立军的贸易部承包山头伐木”。多名老板表示,赴缅伐木的老板数量逐年增加,到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变得很火爆。

“缅甸政府军在这里的实力很弱,这里就是泽孔丁英控制的地方,我们只能通过他做生意”,刘威说。泽孔丁英在1969年率部脱离克钦独立军,加入了缅共队伍,并在1989年10月与缅甸政府达成和平协议,其领导的缅共101军区部队被改编为克钦新民主军。

就在刘威与泽孔丁英签订协议时,克钦新民主军的辖区已被定为克钦邦第一特区,泽孔丁英就是该特区的主席兼司令,“这个范围内都是他说了算”。

4年之后的1994年2月,诉求克钦邦独立的克钦独立军也与缅甸政府签订《停战协定》,克钦独立军控制的地区被缅甸联邦政府称为“克钦邦第二特区”。

工作环境恶劣

刘威刚到缅甸伐木时,山里都是原始森林,林区没有路,老板们要带着工人边伐木边修路,每修1公里要花6000元到1万元,“每次决定朝哪个方向修路、修多远时,都会提前预算会赚多少钱,赚不到100万元是不能去修的。”提到所伐的木材,刘伟说都是参天大树,“高的60多米,矮的也有20多米,有的是千年古树,最少也有百年以上的,小的伐了也没人买”。

伐木的生活枯燥。刘威称,当时山里什么都没有,吃的都要自己带进去,“经常下雨,还有泥石流,有时因为路不好,货车可能会翻车,炸山修路时也有可能造成伤亡,当时死一个人要赔偿2000多”。但还是有很多农民想去伐木,“想挣点钱就要冒险,这是必须要承受的”。

即使现在,伐木工人的工作环境也不好。腾冲县界头乡的吴辉(化名)去年11月到龟头山伐木。他称,工人们每天早上8点多开始干活,到下午6点多结束,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他们一直手端着长40厘米或90厘米不等的油锯锯树,油锯的震动传遍全身,一天下来非常疲惫。晚上,工人们睡在帐篷里,蚊子、蚂蟥到处都是,也睡不踏实。

从侯桥镇过境运木材的司机小郭还曾在去年经历过抢劫。他称,去年12月28日,他们一行3辆空车行进途中突然被截停,“过来3个男的,背着枪,穿着普通的衣服,说蹩脚的中国话,开口就要钱,一辆车要500元人民币”。小郭说,他们3名司机与对方商量了近20分钟,最终每辆车给了200元才获准通行。

刘威称,早在刚到缅甸时,他就遇到过这种情况,“你不给钱就不让你走,强行跑掉他们就会打爆你的车胎,你下车后还要挨打,最后还得给钱”。

交钱保全平安

虽然缅北各方陆续签订了停战协议,但社会管理仍然十分混乱,刘威的伐木工作也经常受到骚扰。在刘威看来,当地对木材的管理“主要是收钱”。

当年,从缅甸运回来的木料主要是铁杉木、冷杉木、椿木(红木)、缅甸楠木。刘威称,这些木材当年卖200多元一方,其中的成本包括每运回一方木料支付给伐木工人的50元钱,以及支付给驾驶员的100元钱报酬,还有前期支付给泽孔丁英支付的山价款、木材运回国后交给国家的关税,此外往往还有其他不确定支出。因缅北地区地方势力复杂,除了丁英的部队,还有缅甸政府军、克钦独立军在附近,“除了给丁英交钱,另两家也经常会过来收钱”,刘威说。

他称,缅甸政府军有时会直接找他要钱,“不给钱就要抓人,我都是几万几万地给”。缅甸政府军对中国伐木工人的抓捕从上世纪90年代就已开始,被抓后老板需要向抓人的部队支付赎金,“一个人或一辆车要支付缅币50万,人民币1000多块钱,基本上都能赎回来”。

刘威还遇到过两个部队打仗争夺地盘。1991年的一天,他带着工人在克钦邦内皮塔山附近伐木,突然听见枪炮阵阵,花钱在缅政府军内请的线人跑来说部队就在5公里外,很快就开到这里了。众人立即扔掉工具跑到更深的山林里躲起来,“我们得赶快撤,不然被他们打死了也没人问”。

仗打完后,刘威可能还要重新交钱,“如果我伐木的山头被新的一派占领了,我就要重新给他交同样的山价款”。缅甸政府军在克钦邦的部队经常是两个月一换防,“来了新的司令,也要重新交钱”。

刘威称,上世纪90年代初,他们除去所有的成本,本来每方木料能获得20元左右的利润,但因前述不确定情况经常发生,每方木材只能赚到5元钱,“有时甚至还会亏本”。

随着中国国内对高档家具的需求增大,缅北木材采伐的山价款也在增加。到上世纪90年代末,此前50万元就能包下来的山头需要花两三百万,现在则至少500万元。

“有时挣到10万,会多给丁英一两万,赚了100万,会多给他一二十万元。”刘威说,钱要送给最有权力的那个,“他一声命令,可以派很多人来帮助你,也可以派很多人来剿灭你”。

刘威也曾在克钦独立军管辖的地盘上伐过木材,遭遇与上述情形类似,“都要直接跟老大谈,虽然也有风险,但比跟下面的人谈好很多”。

高峰时数万人参与

刘威说,目前酸枝木根据质量不同每吨售价2万元到4万元不等,成本在1.8万元到1.9万元之间。

2013年,刘威向瑞丽一名大老板支付500万元押金,获得一块山头的木材采购权。瑞丽像这样的大老板还有两人,每人下面像刘威这样的小老板有近百个。每个小老板手底下的工人也多寡不一,刘威有70多人,有的有近千人。刘威称,缅甸形势好的时候,有七八万人前往缅甸伐木,“浩浩荡荡,场面很壮观”。

刘威等小老板每运回一吨木材,大老板会从押金中扣除2620元,其中包括支付给克钦独立军的税,以及给大老板的费用。到去年,扣的钱涨到8200元。这部分钱仅是赴缅收购木材的指标费,“他们会给个标志,是克钦独立军发的,有了这个才能去收木材”。

腾冲猴桥镇的老板也用这种方式伐木,郭位等四名大老板从缅甸民地武首领处获得采伐权后,分包给数十名小老板采伐、收购。参天大树被油锯锯成一截一截,由大象或货车运走,“我们从这里的老板手上买,4000多元一吨,有时更高”。

木材往返在缅甸境内时还要走一路交一路的过路费,“都是拿着枪的武装人员,至少要2000多块钱”,刘威说,回到国内后,每吨酸枝木还要交2000多元的检验检疫费、关税、国税、地税,“这些税由来我这里买木材的家具厂商付,他们又会把税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瑞丽酸枝、花梨、柚木等的出售点主要集中在弄岛镇的数十个木料场,这些木料场大多是多名木材老板一起堆放木材的院子。十多家木料场老板称,木材从缅甸运回,买家有的是家具厂、建材厂老板,有的是买红木囤积坐等涨价再抛售的投资人。

前几年,刘威一年能卖出4000多吨木材,但去年5月后生意变得不好做,“我的几个木料场,一共积压了1万多吨酸枝、花梨,不好卖”。

弄岛镇的另外10多名老板也称,从去年年中开始,生意远不如前。多名出租车司机也称,之前从瑞丽市区到弄岛镇的公路经常堵车,“都是往全国各地发的货车,车上拉满了木材,但之后就不行了”。

据一名从福建来采购木材的家具厂老板介绍,酸枝木、花梨木、柚木在中缅边境很多口岸都有出售,大都从缅甸进口。虽然有些木材东南亚其他国家也有,比如越南和老挝也有酸枝,但总量上还是缅甸占绝对优势。

被扣工人面临起诉

提到这25年来的利润,刘威说算不准,“少的话不赚钱,多的话包一座山能赚100多万”。他反复提及的是在缅甸伐木的风险,“近几年经常打仗,一打仗我们就得躲起来,找机会跑回国,等平息了之后,克钦独立军会通知我们,我们再过来继续做”。

刘威念念不忘的,是至今仍被关在缅甸瓦城监狱的3名工人。他称,这3人在前年10月底到缅甸为其收购木材,两个多月后,三人收了1000多万元的木材,却连人带货一同被缅甸政府扣留。

3人被抓后,刘威从当地有声望的华侨处得到消息,称需要给当局交50万元人民币,这3人才能获释,“后来又说再加40万,我就拿90万元人民币换成1.5亿元缅币交过去,但还是不放人”。最终,这3人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罪名包括违反移民法、禁毒法。

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一位要求匿名的克钦独立军高层人士否认伐木行为非法,“我们特区政府就应该享有高度的自治权,所签发的采伐许可证、通行证都是有效的,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做”。他称,此前缅政府也经常抓捕中国伐木工人,“去年抓得最多的是做酸枝木的。他们收了钱不久就换防过来新的司令,把工人抓了之后再收钱”。

该人士介绍,中国木材老板如果想在其辖区内采伐树木,需要向其贸易部申请,获得克钦邦第二特区政府颁发的采伐许可证。采伐方式主要有两种,可以一次性付清一年或半年的税收,在指定区域内伐木,“能伐多少伐多少,自负盈亏”,也可以根据所伐木材的数量交税。两者的费用都不确定,“第一种,不同地方的树种不一样,价钱也不一样,有的地方还需要老板自己修路,可能50万一年,也有可能是100万或更多,第二种方法根据所伐木材的种类分类定价,都不一样”。

该人士称,克钦邦内的木材、玉石、矿产等自然资源是地方武装的军费主要来源,木材和翡翠占到30%,他认为,缅军对玉石矿区帕敢发动的进攻,以及对中国伐木工人的抓捕行动,也是为了从经济上制约克钦独立军。

缅甸联邦政府不允许这样的木材交易存在。据缅甸媒体报道,缅甸环保与林业部副部长吴埃密称,流入中国的缅甸木材,38%从缅甸正规渠道进入,其余62%是通过非法渠道从边境(克钦邦、掸邦)走私,中国人在缅非法伐木不仅会影响到缅甸经济和环境,还会影响缅甸主权,因此,缅甸林业部将按林业法起诉被抓获的数百名中国伐木者。

惯例是惯例,法律是法律。如果缅甸政府坚持,毫无疑问,缅北木材采伐均系非法。这是中国伐木者有意无意未正视的法律事实。

京华时报记者了解到,近日仍有被困缅甸的伐木工人在陆续回国。中国外交部称,中国驻缅使领馆已派出联合工作组对被关押中国公民进行领事探视,再次要求缅方妥善处理,保障被抓中国公民人身安全及合法权益。

中国驻缅使领馆新闻和公共外交处有关负责人表示,缅政府抓扣的155名工人现在克钦邦首府密支那监狱,缅方正在履行法律程序审理该案。

中新网2月4日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对野生虎的保护,实施了《中国野生虎恢复计划》,全面禁猎并全面禁止虎骨贸易和虎骨入药。

有记者问:据报道,关于反盗猎问题的国际会议正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召开。有与会专家称,中国对老虎制品的需求增加导致野生虎数量锐减,破坏各方为保护野生虎所作努力。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洪磊称,据了解,目前尼泊尔正在召开有关“对盗猎零容忍”国际研讨会,中国国家林业局已派员参加该研讨会并在会上介绍中方开展的相关工作。

洪磊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对野生虎的保护,不断完善保护野生虎的法律法规,实施了《中国野生虎恢复计划》,加强自然保护区和基层保护站网络建设,全面禁猎并全面禁止虎骨贸易和虎骨入药。通过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努力,中国的野生虎栖息地已得到有效恢复和改善,野生虎种群已显现逐步扩大态势,野生虎保护日益成为公众的自觉行动。

洪磊强调,中国政府将进一步加大野生虎保护力度,使中国野生虎的种群数量显著增长,并愿就野生虎保护与世界各国和有关国际组织加强合作与交流,促进野生虎保护这一人类共同事业,使人与自然更加和谐。

山东交通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去哪看早泄

石家庄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