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感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象牙贸易促生了象牙走私的市场成为地球另一面的杀戮原因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9:10:52 阅读: 来源:感应器厂家

选购,付款,提货。一个无法再简单的交易过程,极易成为地球另一面的杀戮原因。和过去锯断象牙的认知相悖,在1990年,CITES(华盛顿公约)全球象牙贸易禁令生效以后,更多的象牙,是被盗猎者连同大象的脸一起被砍下。

最近去世的“萨陶”,因为每根超45公斤重的巨型象牙而被盗猎者杀害,这一消息得到肯尼亚证实,萨陶约45岁,曾是世界上最巨形的大象。据闻萨陶生前有灵性,懂得以草丛遮掩象牙。

尽管无法确认萨陶的牙将流向何方,众所周知的是,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非法象牙消费市场。

象牙作为首饰或者家具陈列品的历史由来已久,商朝,已经出现了象牙制作的筷子和杯子。《左传•襄公二十四年》也记录了“象有齿以焚其身”。

象牙因其质地细腻富有光泽,而被中国人喜爱,象牙雕刻也被录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正因为如此,象牙贸易促生了象牙走私的市场,王建和他的伙伴们只是这个市场中极为微小的成员。

出关

2014年5月,暴雨让QR874航班晚点了半个小时,机舱内的王建显得焦躁不已。

从尼日利亚的拉格斯到卡塔尔的多哈再到中国广州,几乎绕地球半圈的飞行令王建深感疲惫,但他此时更担心放在飞机货仓里装满象牙的行李。

庞大的波音777刚刚停稳,王建打开手机,时间正好是下午3点45分。 几乎与此同时,白云机场(600004,股吧)海关旅检处检查员张旭即将开始晚饭前最繁忙一段工作。按照惯例,机场海关会对特定航线、航班和旅客重点布控检查,在白云机场海关,一个惯例是重点航班重点查,一般航班查重点,此举是为了打击国际走私。QR874正是这样的重点航班。

张旭的工作是检查旅客的行李是否携带违禁物品。由于QR874会转乘大量来自非洲的乘客,因此象牙、犀牛角等珍稀动物制品成为排查的选项。

从非洲到中国,航空路线正成为走私象牙的重灾区,“去年,海关查获象牙及其制品等濒危物种走私案件131宗,涉案物品多达1046公斤。”广州海关一位官员介绍说。

在广州白云机场国际达到大厅的通关通道,除了旅客的每一件行李均要经过X光机扫描和旅检员的反复检查之外,白云机场海关甚至专门训练出一条能分辨象牙气味的搜查犬,试图复制搜查犬在缉毒中的成功。

托运行李最终出现在白云机场国际到达大厅1号行李盘,身高不足1.7米的王建在人群中踮着脚盯住行李出口,又一个10分钟过去,行李盘仍然没有转动,王建又开始焦躁起来。

“我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今天可能会出事’,脑子里反复响着这句话。”王建后来回忆道。

22岁的王建并不是第一次走私象牙,2013年4月,他第一次去拉格斯就带回了三个行李箱的象牙和其他珍稀动物制品,数千美金的回报诱惑着他在一个月之后又干了一票。

带王建入行的陈贵福,人称福哥,比王建大三岁,两个人都是福建人,这一次,福哥通过电话,帮忙安排他的出关事宜。

“拿到行李,等我通知。”福哥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陈贵福在机场的停车场已经等待了王建1个多小时。

4点36分,王建看到三个16英寸的黑色拉杆箱缓缓在行李盘上出现,他长吁一口气,手脚麻利地提起行李,然后小心翼翼地摆上行李车。

4点40分,44岁的刘东接到陈贵福的电话,“东哥,行李到了,放到老地方?”

“不行,今天不行。”刘东决绝地说。

“为什么今天不行?”

“今天内部通道加强了检查,运不出去。”

“那现在怎么办?”

“叫你的人把行李上的标签撕掉,查不出来的。”刘东挂掉了电话。

作为白云机场海关旅检工作人员的刘东是这条走私链条最重要的一环,他与陈贵福已经合作过多次,按照以往的经历,陈贵福的人把装有象牙的行李箱运到到达大厅一侧的男厕所,再由他通过机场内部工作人员通道绕过海关将行李运出去,从而绕过海关检查,但这一次,他们遇到了麻烦。

王建把撕碎的行李标签扔进厕所马桶,慌乱地转头走向通关通道,他把护照递给张旭时,张旭看到他“满脸是汗,眼神闪烁”。

据张旭后来回忆,他特意检查了两遍王建的背包,里面有几件衣物、一个充电器、一把刮胡刀和一本巴菲特的传记,没有可疑物品。迟疑了几分钟后,他把护照递还给王建,“可以通行”。

晚上8点多,遗留在行李盘旁的三个行李箱在例行检查时被打开,缉私人员在其中发现现代象象牙原牙段及其制品39.5千克、白犀牛和黑犀牛角30.95千克,价值总计约938万人民币。

拼图

今年25岁的陈贵福出生在福建莆田的农村,在他眼里发财是实现自我的唯一方式。“走私象牙就是为了赚很多钱。”他直言不讳。

2009年和2010年,他曾在街边摆摊卖小龙虾、麻辣烫,但这些生意都以失败告终。

没有本钱一直是困扰陈贵福的难题。2013年,他打算做水晶生意,于是他第一次来到盛产水晶的尼日利亚。“很快发现做不了,做水晶太需要本钱。”他说。

而就在他准备心灰意冷回国的时候,在中国人聚集的酒店,他认识了“邓哥”。

“邓哥”是台湾人,在拉格斯从商多年,当地华人圈中,“邓哥”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出门带两个黑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保镖。”同样见过“邓哥”的王建回忆道。

“邓哥”指点陈贵福,从尼日利亚走私象牙回中国可以赚大钱,他带着陈贵福去了拉格斯郊外的象牙市场,陈贵福至今回想起尼日利亚的象牙市场,仍然觉得震撼。“整根的原牙摆在地摊上卖,象牙制品非常便宜,一个手镯在那边买四五百块,运回国内可以卖2000-3000块。”陈贵福说道。

而让人感到讽刺的是,尼日利亚并不出产象牙,当地象牙市场中的象牙往往都是从周边的肯尼亚、博茨瓦纳、纳米比亚等国运来。

值得注意的是,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曾是非法象牙的聚集地,数据显示,内罗毕机场每年抓获的象牙走私者95%是中国人。据肯尼亚野生动物局提供的资料,40%的中国游客,在肯尼亚机场,都会被查出象牙。

而随着国际舆论压力,内罗毕的海关开始趋紧,象牙和中国人开始涌入拉格斯。

尼日利亚可能拥有世界上最松散的海关。“花钱贿赂海关人员,可以轻松将货物运上飞机,甚至都不需要自己搬运行李。”王建回忆道。

而把尼日利亚的象牙运回国内,最难过的是中国海关。国内海关不但检查设备先进,检查严格,而且对于走私象牙量刑很重。

我国法律对于非法携带象牙入境设了3档处罚标准:走私珍贵动物制品价值10万元以下的,属于“情节较轻”,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走私珍贵动物制品价值10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走私珍贵动物制品价值20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个偶然的机会,陈贵福认识了刘东,其旅检工作人员的身份,终于补上了陈贵福走私计划的最后一块拼图。

这是一条看似没有风险的象牙走私链,“邓哥”负责在尼日利亚组织货源,并疏通拉格斯机场的关系;陈贵福带着装满象牙的行李箱入关,然后将行李箱推到白云机场到达大厅的男厕所;然后,由刘东将行李通过内部通道绕开海关推到白云机场麦当劳餐厅的厕所,陈贵福再将行李运走。

“邓哥”还在内地寻找买家,保证象牙的销路。每一次运货,陈贵福都会支付刘东10万元左右的报酬,而如果有比象牙更值钱的犀牛角,报酬随之增加,最多的一次刘东收取的费用达到40万元。远在非洲的邓哥也会参与分成,陈贵福持续通过邓哥指定一家位于浙江的地下钱庄汇款。

随着陈贵福连续多次带货成功之后,他很快开始变得有钱,他买了车,衣锦还乡,他终于在家里人和朋友面前扬眉吐气了,在莆田,他呼朋引伴出入高档消费场所,从一个服务员变身成酒吧一掷千金的豪客,他甚至成为了当地年轻人中的神话。

在这个团伙中,44岁的刘东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他属于海关体制之内,平时热衷于研究股市和投资,受教育程度高,而其他小兄弟大都只是初中毕业,但他似乎很享受被这些年轻人尊重崇拜的感觉,在每次运货的前一天,或者运货完毕之后,这个小团体几乎都会一起聚餐,然后去唱K,刘东很少缺席。

销售

相比带货的担惊受怕,销路似乎是最不用愁的事情。

“基本上有多少,就可以销多少。”陈贵福说。除了邓哥安排的买家,陈贵福还会寻找其他的买家。

张新原本在广州康王路经营,他有合法的象牙特许经销证。但却仍然向陈贵福购买走私象牙,“他的象牙便宜,量多。”张新说。在他看来,购买走私象牙完全是无奈之举。

“象牙数量太少,市场需求量又大,使得一部分正规卖家去购买走私象牙。”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

事实上,由于货源不足,合法象牙商家涉足象牙走私,早已有之。2010年末,广东中山一个合法备案的象牙制品工厂走私象牙及其制品达1.04吨,合市场估价1亿多元,制造了当年的象牙走私第一案。

1989年,CITES宣布全球象牙贸易禁令,禁令从1990年开始生效。但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认同这一禁令。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纳米比亚、赞比亚和马拉维等国对此持有保留意见,他们认为他们国家的象群数量足够健康,完全可以支持象牙贸易。CITES最终作出了妥协,同意了其中的三个国家可以“一次性”向日本销售正常死亡的象牙。1999年日本花了500万美元购回了55吨象牙。10年后,日本和中国再次提出了要合法象牙贸易的请求。

2008年7月,CITES再次同意了这一决定,包括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也表示了支持。2009年,中日联合购得了超过115吨的合法象牙。其中,中国获准进口了62吨象牙。中国要求进口象牙的名义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象牙雕刻。

“其实这时象牙已经不是象牙贸易了,而是关系到外交问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

但这次进口象牙带来的严重后果显而易见,仅仅一年后,国际象牙监控组织“大象贸易信息体系”(ETIS)就发现,查获的大规模运往亚洲的象牙数量增长一倍以上。不少专家都承认,“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将成为黑市存在永久性的保护伞”。

而上述的62吨象牙,将遵循中国的象牙市场管理制度进行销售,也就是采用收藏证和特许经销的制度。象牙加工销售商必须经过国家机关资格审核,每一件销售的制品也必须一对一配有国家林业局颁发的收藏证。其中50克以上的产品必须在收藏证上附有象牙雕刻品的照片。

但问题在于一些象牙雕刻品看上去都差不多。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调查之后发现,象牙经销商在出售象牙雕刻品时保留了收藏证,如果消费者不要收藏证能获得更便宜的价格,这种行为让收藏证可以重复用于走私象牙雕刻品身上,以使其看上去合法。

而更极端的行为在于,收藏证也被直接进行买卖,耐不住高额利润的诱惑,一些合法的象牙加工厂也卷入了非法贸易。

2013年12月,一封由54家关注环保的机构和189位个人联署的信被递交到了国家林业局、全国人大环境资源委员会和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信中希望相关部门,可以通过销毁中国政府近年来收缴的非法走私象牙,向公众表明决心。

2014年1月6日,广东东莞,中国国家林业局和海关总署在中国南部的广东省东莞市,集中销毁了近年来在执法行动中查没的6.1吨象牙及其制品。这是中国首次公开销毁象牙。

王建不慎在行李箱上遗留下来的一个小标签最终出卖了他们。

根据这个标签,公安部门按图索骥,最终抓捕了王建和陈贵福,刘东在陈贵福落网的第二天选择了自首,围绕这个走私团伙多个下游商家也悉数被捕。据查,这个团伙一共走私象牙等珍稀物种制品18次,而大部分的象牙制品已经无法追回。

而“邓哥”仍然远在拉格斯,事实上,陈贵福他们到最后都不知道“邓哥”到底叫什么名字,如果拼凑他们的描述,“邓哥”只是一个40岁左右,戴着金丝眼镜的台湾人。

这意味着,在地球的另一端,杀戮并没有停止。

气动螺丝刀

汽车刹车片图片

工地棉门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