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感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9个月发单独二孩准生证23万张

发布时间:2020-02-27 11:23:54 阅读: 来源:感应器厂家

生育潮、婴儿潮、人口红利、缓解老年化危机等,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已近一年,而政策刚刚实施时,很多人所分析、担心或期待的各种现象,并未如预期出现,目前,从全省的情况来看,我省符合条件的育龄妇女,生育二胎的意愿较为理性。在采访中,多方人士如此分析。此前,人口调查显示,我省符合单独二孩条件,且有生育意愿的夫妻约19万对。而记者从安徽省卫生计生委获悉,截至今年10月31日,政策实施近一年,全省共23438对夫妇领取了单独二孩准生证,5年后,发证数量将达不到19万,可能有1/3符合条件的家庭要放弃。

全省9个月发证2.3万为预期一半

启动单独二孩政策之前,我省进行过人口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我省城镇家庭中,目标人群也就是符合单独条件的有31.75万,有意愿生育二宝的家庭占60.21%,也就是说约有19万对夫妇符合条件并愿意生育二宝。其时,预计政策实施后,我省在2014年将能发证4~5万张。

但是实际发证情况与预期有一定差距,根据安徽省卫生计生委统计,今年7月份,也就是政策实施半年后,单独二孩准生证发放了1.45万张,截至10月31日,政策实施9个月后,申请数为24433对夫妻,单独二孩准生证发放23438张,约为今年预期数量的一半。

目前来看,很多符合条件的家庭,还未想好要不要生二宝,有的则是不愿意生了。 安徽省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对于是否要生育二宝,很多育龄妇女更加理性。

1/3有意愿家庭或最终放弃二宝

前6个月,每月发证2000多张,后3个月,每月发证约3000张,后期申请人数明显比前期高,说明这些符合条件的家庭,至少花了6个月的时间在考虑这个事。 这名负责人分析,7月份至10月份,是一个申请的小高峰,而这个小高峰还将延长3个月。

此前我们以为第一年申请人数最多,意愿人群在第一年释放后,以后会逐年下降,5年内约近19万二宝出生,不过现在看来,情况应该不是这样。 省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单独家庭经过6个月的思考后,前三年,申请数量呈上升趋势,明年约有3万家庭申请,2016年约有3万家庭申请,后期将平稳。

据其分析,5年后,这19万的目标人群中,约有1/3符合条件的家庭将放弃。

明年三四月份迎生育高峰

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为什么很多有意愿的家庭,并没有行动起来? 生个孩子,需要考虑到时间、经济负担、大孩的接受程度等各种问题。 相关负责人介绍,单独二孩的目标人群主要在城镇,这部分人群相比较更理性,更注重孩子的生活品质以及教育环境,工作压力、养育成本、教育成本,将会是三道门槛。

孩子生下来,没人带,自己的精力感觉跟不上了。 杨女士符合单独二孩条件,但她告诉记者,如无意外,她不会生二宝,父母年纪也大了,自己工作上也不敢松懈,第二个孩子,目前不敢想。

生育潮何时会来到?据分析,1月23日,我省单独二孩的政策落地,目前98%以上的二宝都还没有出生,明年的3~4月份将迎来第一轮生育高峰。

单独家长心理还不够强大

很多的单独家长,在考虑是否要生二宝时,并未过多担心物质,而是焦虑对孩子的教育,以及家庭关系的处理上。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安徽省家庭教育指导中心专家林林告诉记者,在咨询过程中发现,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不少家长心理资本其实并不够强大。

林林分析,符合单独二孩家庭的家长,作为我国第一代独生子女,其自身的教育就是一个话题,心理成熟程度属于亚健康状态,所以对于新生命的到来,尤其是第二个,不一定是喜悦,更多的是焦虑。对于二宝,他们担心自己教育不好孩子,觉得带孩子辛苦,担心没时间,以为与孩子相处时间越多越好。

其实与孩子相处,重在优质时光,家庭教育注重质量,不能以时间多少来恒定,要从容淡定,可以用不多的时间与孩子进行非常优质的互动。林林认为, 家庭关系,也是很多单独家长所担心的。 她建议,长辈不要给年轻的爸爸妈妈压力,让他们自己做决定,对于二宝,要全家一起做准备,提高家庭情商。

准二宝妈挂不上产检号

家住省城世纪阳光花园的陈女士是一位二宝准妈妈,大宝今年4岁,二宝预产期在明年1月底。因为是双独家庭,要不要二宝早就提上了议程。 经济压力、生活质量下降、谁来带孩子是一直纠结的问题。可当第二个小生命真正到来的时候,陈女士和老公才发现,比起孩子出生以后的各种压力,怀孕期间面临的各种问题更让人措手不及。

生孩子的人太多了,哪家医院都是。第一次产检打算去家门口一家三甲医院,8点不到就到了。没想到站到产科门口才发现,大厅里早就坐满了人,护士说早上6点半就开始挂号了,专家号更是一个星期前就开始预约。没敢耽误,陈女士马上打车去了市中心另外一家三甲医院,也是没号。

陈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她早就学会了网上预约等各种抢号攻略,不过还是有点担心生产的时候会不会没有病房。 想的远一点就是担心,会不会这个宝宝也像之前的金猪宝宝、奥运宝宝一样遭遇入托难、入学难?

提前拿证现在打退堂鼓

家住省城岸上玫瑰小区的李女士称自己是准二宝妈,政策刚一出台,就下定决心再要一个孩子,提前办理了准生证。可当证件拿到手,李女士和丈夫却又犹豫了。能不能做好两个孩子的父母,让她和丈夫从一开始政策放开的兴奋中冷静下来。

大宝今年上幼儿园了,开始我们觉得终于要轻松一点了,可没想到幼儿园面临的问题更多。 就孩子的教育问题,李女士和丈夫也产生了分歧,一个孩子都面临这么多问题,再生一个会不会一团糟?

南京性病

李元友医生

阎杰医生